欢迎访问长沙市残疾人联合会!| 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
2017年10月17日 17:31
站内搜索
身残志坚,永葆军人本色
点击数:2480 字体:【 】时间:[2015-04-11] 打印本页

     一位年过花甲的老人,因为曾经穿过绿军装,在生命旅途中,他一直以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。工作中他是拼命三郎,生活上他无欲无求,他最大的愿望是能够在有生之年,让更多的残疾人就业,让他们过上好日子,更希望办一个残疾人康复托养中心,为残疾人直接解除痛苦。

             ——编者
身残志坚,永葆军人本色
长沙欣国工艺品公司总经理 蔡新云
尊敬的各位领导、各位来宾:
    我叫蔡新云,今年64岁了,是一个曾经穿过绿军装的退伍老兵,今天我向大家汇报的题目是:身残志坚,永葆军人本色。
    1968年4月,我从老家益阳光荣入伍,到了遥远的东北沈阳军区当了一名工程兵,我们穿行在祖国的崇山峻岭,不畏山高路险,不畏酷暑严寒,为了祖国的国防事业奉献着自己的青春。1971年的某一天,当我正在为飞机隐蔽库施工时,一块大石头滚落下来,顿时,我昏迷过去。当我醒来的时候,我已躺在了洁白的病房,我的眼前是我朝夕相处的领导和战友。我试着想爬起来,四肢却一动也动不了。医生对我说,“小蔡,你是军人,你要坚强,我们什么也不瞒你了,你的椎间盘和双下肢已经严重损伤,根据你现在的症状,我们不再对你实施手术了。”
    “为什么?难道我就这样成为废人了吗?!”我火急火燎地问,我不相信眼前的事实。连长也饱含着泪水,安慰我:“小蔡,身残志不残,人生价值照样能实现!希望你鼓足勇气,战胜眼前的困难,努力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。”
    肉体上的痛苦不言而喻,精神上的压力更是难言。我绝望过、消沉过,是部队的领导、战友、医护人员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安慰与劝导。痛定思痛,我决定振作起来,每天配合医生积极治疗,锻炼。出院后,我回到部队边养伤边服役,做着力所能及的事儿,1974年我退伍返乡。由于伤残的折磨,我一直不能正常劳动,但是内心里从来也没停止过奋斗。直到1985年,我终于积蓄到了一些资金,自主创业开办了一个适合自身劳动、只有四、五个残疾人的工艺品小作坊“柳编工艺品”。虽然规模很小,但是我不敢有丝毫倦怠。我的柳编工艺品是编织柳篮,是花店、商场用来的盛鲜花和蔬菜的篮子。无论顾客要多要少,我都笑脸相迎笑脸相送,我以一颗虔诚的心感谢他们对我的照顾。1992年,为了能让跟我一块创业的残疾兄弟姐妹有一个固定的、舒适的生活工作场所,我费尽心思集资建成了一栋面积有1000m2,的综合大楼,为企业今后的发展奠定了基础。
    这么多年来,我尝尽了残疾人的酸甜苦辣,经受了风风雨雨的种种磨难,我靠的是军人打不倒压不跨的信念支撑着我一直前行。25年来,因为伤痛我常常觉得很累很累,但更多的还是欣慰。因为,公司已由当初的四、五个人,扩大到现如今近50人,残疾人安置达到35人,年销售收过百万元的小规模企业。自从92年以来,我的企业累计安置残疾人约3000人次。
    回顾我走过的这些路,我感想有三。
    第一,身残志不残。为了能让更多的残疾人就业,我要努力努力再努力。
    由于身体多处残疾,外出联系业务或送货上门是我每天经受疼痛的必修课。为了节省每一分钱,我带着残疾军人证,身背四、五十个篮子搭公交车去给客户送货,很多时候是下了车走路,再搭车再走路,两条伤残的腿痛得直抽筋,不得已时只好停下来休息一阵再继续走,我对自己说:军人死都不怕,还怕苦还怕痛吗?!虽然我早已脱下了军装,但我一直按军人标准来要求我自己,无论何时何地,要有军人的硬气。为了扩大销售,保证残疾人天天有事做,月月能拿到工资,我从不因疼痛而中止工作。
    我把“办更多的实事,创更多的财富,为残疾朋友提供更广阔的就业空间”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。
   我的第二个感想是:以身作则,做残疾人朋友的领头雁。
    “时间就是金钱、效益就是生命”,自从企业创办以来,凡是业务联系、材料采购、商品销售,我都亲自出马,而不是一天到晚只坐在办公室凭空指挥。员工能做到的,我自己一定要做到;员工不能做到的,我自己也要做到。有人看到我作为一个公司的老总,却亲自身背几十个篮子去送货,就很不解地问我:“老蔡,你何必对自己这样苛刻,人生几十年,赚那么多钱干嘛?!”我告诉他,我做这些,其实不是为了我自己,我是想告诉我公司的员工,我会和他们一道共同努力,我更希望残疾朋友们能用自己勤劳的双手,打开致富的天窗。我的这份执着与吃苦耐劳的精神也深深打动了残疾朋友,公司里每个人都兢兢业业的工作。这也是我的企业20年多来,立于不败之地最重要的原因之一。
    我想说的第三点就是:关心残疾朋友,小事不小看。
    20多年来,我的生活和工作与残疾人息息相关,我以自己切身的体会感受到了每一个残疾人的不幸,每次想到他们的疾苦,我就会把这份情感化作更多的体贴去奉献给他们。
    我公司有一位叫张振的智力残疾人,几年前,他年迈的老父亲找到我,对我说:“蔡老板,我们老俩口根本没有能力再养他了,你要不收留他,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。”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。我用四个月的时间,教他做最简单的事,他还是做不好,但是我发现他很努力,我没有放弃他。半年之后,他干的活慢慢地也象模象样了。我树起大拇指夸他,我用笑脸去鼓励他,他的智力也有所提高了,员工们都说,蔡老板,比起他父母张正更亲你。2000年,一位叫张朝阳的聋哑人突发疾病,为了抢时间,我赶紧打电话叫来了120急救车,紧急送往医院,经医院抢救,四天后康复出院,他家人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着谢谢,谢谢。残疾朋友都说,在蔡老板的公司里做事,就像是在自己的家,什么都管。我把残疾人时时放在心中,哪个残疾人过生日了,我派人买上蛋糕和鲜花送上祝福,哪个残疾人生病,我带上慰问品去看望。20多来年,所有残疾员工的子弟读书也就成了一件大事,能解决的就自己解决,解决不了的,就向乡政府、区政府请求援助。从1998年至2010年,我先后促成吴培英、王关庆等5对残疾人结婚成家,我帮着解决了30多名残疾人子弟读书的问题。对待残疾朋友的利益我从不计较,但是,对于自己,所有人都说我太扣门,不合情理。比如我出去办事,舍不得打的,我也从没穿过一件像样的好衣服,也从不抽烟喝酒。区残联颜理事长见我每次去办事,都拿个塑料袋子装东西,他就把他的公文包送给我。我觉得人生享受不是我的追求,我最大的理想就是在我的有生之年,能够让更多的残疾人就业,让他们有饭吃,过上好日子,更希望,办一个残疾人康复托养中心,为残疾人直接解决痛苦。
    我一直告诫自己,我是一名战士!我的身体可以残疾,但意志决不能残疾。为了残疾人事业,我将生命不息,战斗不止。
    谢谢大家。